中媒汇

杨佩昌:山东大学,我来告诉您,贵校的“学伴”项目和国外做法有哪些区别?

2019-07-15 11:32:31    来源:中媒汇    责任编辑:刘欣

近几天,山东大学的“学伴”事件在网上成了热点。对此,我只是表明反对态度,同时写了一篇观点温和的文章《德国大学为何不给外国留学生超国民待遇》,并不过分参与炒作,做事多少留点余地。没想到这几天持续收到自称贵校人员的私信,有威胁有辱骂。我在私信中这样回复:别挑衅,再这样下去我会发文章怼回去。

这就是我写这篇文章的缘由。

我的文章并不是跟风类型的,而是专注于介绍德国的情况,例如企业管理、教育、经济和社会等。偶然看了贵校国际部的声明,歇斯底里,极尽恐吓,例如“幕后操纵、别有用心、引导舆情”之类的用语,感受不太舒服,所以才发声批评。经过微博大讨论,贵校很不情愿地发了一份有限度的“歉意”情况说明,但依然是一脸的不服气。

山东大学不服气也有一定的道理:学伴制度不是我首创,国外也有类似的,干嘛怼我?国内不少大学也有“学伴”项目,干嘛非要和我山大过不去?

这篇文章就是和您探讨这个问题的。诚然,国内很多大学也有“学伴”项目,但人家知道这事也不怎么体面,所以表现得比较低调,悄悄的干,尽量不让外界知晓。但是贵校就有些高调了,不仅搞了3:1,还有更夸张的25:1,大家实在看不下去,这才出现了批评的声浪。

贵校在“情况说明”中特意声明,没有什么3:1的情况,那么,网上流传的那份有名有姓的名单呢?难道上面不是一个外国留学生匹配三个中国学生吗?这样否认不好,网络是有记忆的。倒不如直接承认,中国是人口大国、山东是人口大省,做事人多,参与的人也很踊跃,学校没办法,也不能打击学子们的国际交往积极性。如此声明,大家也许更能理解。山东是孔孟故里,人才济济,应该很容易找到文字高手。以后出现类似舆情,建议不要偷懒,随便找个学生会干部来应付。

不过,我还是有些纳闷:山东作为义和团的大本营,本应极度仇外排外才对,怎么对外国人如此热情好客?送了奖学金还送学生伴学,真是关怀备至,考虑周全。佩服!当然,这个问题不是讨论的重点,本文主要谈谈外国大学的做法和贵校有何区别。

谈到国外的“伴学”,就不能不说说所谓的“Buddy Program”or “Peer Education Programme”. 两者其实是大同小异的。无论Buddy 还是Peer,都是典型的英语,所以我没有听说过也不为怪。我在德国留学期间,真的没有听说过这个项目,也没有得到过校方的任何照顾。从进入大学开始,所有的事情都需要自己摸索,例如如何选课?必修课要多少学分,选修课要多少门?教室在哪里?申请不到宿舍,去哪儿租房?食堂在什么地方?甚至教材去图书馆借还是去书店买都不知道,只能遇事挨个儿去问。所以,我在这里可以肯定地说,德国大学对我这个外国留学生是零照顾。还要补充一个背景:当时我们大学的外国留学生不是很多,并不像现在乌泱乌泱的。当时的外国留学生比较珍稀,和现在的山东大学留学生比例差不多,应该有能力像山大一样无微不至。我的印象是,当时我们大学本国留学生和外国留学生的比例大致是1:100左右。

“Buddy”这个词,来自美国俚语,意思是“老兄,哥们”,也有“朋友,同伴和搭档”的意思。因此,把“Buddy Program”翻译为“学伴项目”也说得过去。最近几年,德国高校应该是从英美国家引进了“Buddy Program”,不少大学网站上都挂有该项目的介绍,包括我的母校。当然,这个信息是这两天贵校学生告诉我才知道的。

自从贵校学生告诉我这个信息后,我就有点惭愧于自己的孤陋寡闻。为此专门打开母校网站来看,费了不少劲,总算还是找到了。谢谢山大同学的指点。为了进一步求证,我用微信和两个小校友联系,问了他们几个问题,于是我明白国内网友为何与山大产生这么大的分歧了。

尽管“Buddy Program”有学伴的意思,但山东大学的学伴项目与外国大学的做法还是有不少区别的。第一个差异是:知名度的差别。“Buddy Program”在山东大学,外国留学生应该基本知道,本国学生知道的也不少。但外国大学(起码是德国大学)并不是每个外国留学生都听说过。我问德国大学中国小朋友,是否听说过“Buddy Program”,一个是二年级学生,一个已经在德国待了四年,两人均表示不知道。

第一个差别也就带来了第二个项目覆盖度的区别。既然德国大学有的外国留学生连这个词都没有听说过,也就谈不上所有外国留学生都享受到该项目给予的照顾。德国大学项目太多了,“Buddy Program”有可能只是其中的百分之一,甚至是千分之一。由于德国人工贼贵,不可能有专门的人员来一对一负责一个项目,有的工作人员手里就有几十个项目,他们哪有时间精力来一对一服务外国留学生?项目挂在网上,外国留学生有幸发现,过来咨询,给你登记一下。如果本国学生也有兴趣,会通过邮件通知你,看你是否愿意和这个人做Buddy.

第三个差别是非性别上的匹配。国外大学“Buddy Program”的匹配原则是:新来的学生匹配老学生、低年级学生搭配高年级学生、行为异常的青年人匹配正常的成年人、自闭症儿童匹配正常的儿童、严重失能的儿童匹配正常的儿童、大学本科生匹配研究生。总的原则是以老带新、以能力强带能力弱的。翻遍“Buddy Program”的介绍,还没有发现性别上的匹配,更没有“男女搭配,干活不累”的说法。也许山大要辩解:我们也没有性别上的匹配啊,只是我们学校的女生多而已。记住:公众不仅会看你说什么,更要看你是怎么做的。你那个名单不基本上都是中国女生吗?难道外国大学的女生比例不高?开什么玩笑?这是一个信息互通的时代,想要了解外国大学男女生比例信息,岂不信手拈来?我不相信山大的男女生比例远远高于外国大学,高到几乎百分之百女生服务外国留学生的程度。

mmexport1563161275191.jpg

第四个差别是外国大学的本国学生参与“Buddy Program”,完全没有任何资金上的补贴。这点我已经求证过,别和我叫板。既然我敢用“完全和任何”这两个词,是经过调查了解的。那么,既然纯属是公益性质,外国大学用什么方法来吸引本国学生呢?一个是虚的,比如了解外国文化,有助于今后的海外实习,增加跨文化体验之类的。实的方面是给参与的学生“credit point(实习学分)”或一纸实习证书“certificate”,后者并不能取代真正的实习学期的实习证书。不过,多一证总比少一证好。正因为没有任何金钱上的诱导,所以本国学生参与的积极性并不高,更没有女生踊跃报名的情形。

第五个差别是,除了没有金钱上的好处,更没有其他任何形式的诱导或压力。外国大学本国学生参与该项目,主要是出于兴趣,没有“积累星级,从而取得优先选择与外国留学生匹配的权力”,更没有“不参加该项目,在评选优秀学生或奖学金评选中处于劣势”的问题。我在《德国大学为何不给外国留学生超国民待遇》一文中提到,德国大学设有“公平专员”,如果学生遇到不公,可以向公平专员投诉。因此,德国大学不可能通过间接性的压力来要求学生参与某个项目。

第七个差别是安全性的问题,例如剑桥大学的Peer to Peer 项目,对参与的志愿人员还有详尽的培训,其中包括安全的问题。如果外国留学生有暴力倾向,应如何应对?当然没有明说艾滋病的问题,但是不排除私下有这样的警告。当一所学校绝大多数留学生来自病魔泛滥的发展中国家和歧视女性的国家,你能放心本国的女生和外国留学生自由交往?我曾看到山大有人这样讽刺:有的人心理就是阴暗,看到别人洁白的手臂就联想到洁白的胸。呵呵,我就是其中这样一个心理阴暗的人,这点我还真的不否认。但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万一某个女生中枪了怎么办?要知道艾滋病不仅毁了本人,也会毁掉一个家庭。一个学生代表一个家庭,如果这个学生完了,家人内心会有多煎熬?我不相信其家人会淡然处之,并指责受害女生:“如果一个人没有自我保护意识,到哪里都要吃亏的”。

因此,基于以上几点,我基本上回答了“学伴制度不是我首创,国外也有类似的项目,干嘛专门怼我?”这个问题。当然,其他低调开展这个项目的大学也可参考,别以为自己啥事都没有,可以在旁边看山大的热闹。

中媒汇

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媒汇”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媒汇合法拥有,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凡本网注明来源其它网站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著作权来函与中媒汇联系。邮箱:cmanews.@126.com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网站声明| 招聘信息| 法律顾问| 服务条款| 广告服务| 供稿服务| 合作伙伴| 人员查询

有害短信息举报 抵制违法广告承诺书 阳光· 绿色网络工程 版权保护投诉指引 网络法制和道德教育基地 北京通信局 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备案号:京ICP备18020379号-1 邮箱:cmanews.@126.com 电话:010-57188860

Copyright© 2018 - 2020 CMANEWS.cn All Rights Reserved